YouTube、TikTok和Snap承诺将把对年轻用户的研究交给国会,Tiktok再被质疑安全问题

YouTube、TikTok和Snap周一告诉国会,他们将交出对其年轻用户及其用户习惯的内部研究,试图将自己与Facebook区分开来,而后者一直拒绝这样做。
他们是在参议院一个负责消费者保护、产品安全和数据安全的小组委员会上作证时发表上述言论的。该委员会正在对社交媒体公司进行调查。此前的两场听证会都聚焦于Facebook,以及举报人弗朗西丝·豪根(Frances haugen)引发的对该公司的全面批评。这些批评声音认为,Facebook的产品为年轻用户创造了一个不安全的空间,引发了政治动荡,并允许虚假信息在其网站上泛滥。
参议员们在周二花了很多时间询问YouTube、TikTok和Snap——除Facebook以外另外三个在青少年当中流行的应用程序——他们对年轻用户的保障措施,不过讨论有时会转向关于内容控制和母公司在中国的TikTok与中国政府的关系。
除了承诺公布对其年轻用户的研究外,YouTube、TikTok和Snap还试图通过强调其应用程序与竞争对手的区别,进一步拉开与Facebook的距离。例如,YouTube强调了其独立的儿童用户平台YouTube Kids,该平台比YouTube本身有更多的隐私保护措施。而Snap则指出,其用户只能与他们添加到联系人名单中的人交换信息,并且与其他社交媒体网站相比,他们遇到的算法推荐内容更少。Snap在听证会上的证人、其公共政策副总裁Jen Stout说:”Snap是作为社交媒体的对立面而诞生的。”
然而国会议员们似乎对这种说辞并不买账。”你们的辩护理由是‘我们不是Facebook,我们不一样,而且我们彼此不同’。与Facebook不同并不是一条合理的辩护理由,那个标准已经低到阴沟里了,说你们和它不同不是辩护,”小组委员会主席、民主党参议员Richard Blumenthal说。”我们想要的不是‘比上不足比下有余’,而是真正的朝着最佳结果的竞争。”
YouTubeSnap是华盛顿特区的新人。Tiktok的高管已经在国会参加了三次听证会,而周二是YouTubeSnap在国会的首次露面。一些参议员似乎为他们与这三家公司的谈话做好了充分准备。Blumenthal的工作人员在YouTube和TikTok上都创建了账户,他说,他发现YouTube上的有害减肥内容和TikTok上关于类固醇的危险视频很容易获得。”他们很容易找到,”Blumenthal对被派来作证的三位高管斥责说。共和党参议员Mike Lee也表示,他的团队为一个15岁的孩子创建了一个Snap账户,并得到了”我只能礼貌地描述为’对孩子来说非常不合适’的视频”,例如关于去酒吧、成人的视频游戏,甚至还有色情明星的视频片段。
该小组委员会的几位共和党成员也借此机会向TikTok询问了其中国母公司字节跳动的情况。上午最激烈的交锋发生在参议员Ted Cruz和TikTok的证人Michael Beckerman之间,后者是TikTok的副总裁兼美国公共政策负责人。Cruz提高嗓门,指责Beckerman回避了他关于TikTok与字节跳动关系的询问;Beckerman则指责Cruz的问题是在”钓鱼执法”。
Cruz说:”你回避我的问题的次数比我在参议院工作九年里见到的任何人都多。”他还补充说:”这并没有给本委员会任何信心,让他们相信TikTok在做间谍和洗脑以外的任何事情。”不过,他并没有给出任何相关的证据。